浅析选民对光的态度 人阅读
发布时间: 2018-05-25 10:51:2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神就是真光,若是拒绝光照,结局就是灭亡!

浅析选民对光的态度

文/饶必灿

    光,对于人类来说,是生活存留必不可少的物质,并且在世人眼里光象征着希望,代表正义、正面的力量,与黑暗代表的邪恶力量相对立。所以在圣经中,光就被赋予了特别的神学象征意义,让世人通过光的属性来理会属神的奥秘,神、真理、圣灵、耶稣基督正犹如光(约壹一5;约八12),驱散世人里头的黑暗(罪),给世人带来光明的希望。

    对于物质层面上的光,世人都明白它的重要性,千方百计去利用、开发它的各种效能。但对于属灵意义上的光,也就是对神的认知,世人却显得蒙昧无知,多加抵触。尤其在耶利米所处的时代,那是以色列民族上极其黑暗的一段历史,就是因为以色列人对光(神)持反抗的态度,而导致悲惨的结果。所以本文将分析耶利米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并延伸对照其他各个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

一、耶利米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

    以色列民族是特别蒙恩的一个民族,因为在旧约时期,神单单拣选以色列人做神的选民,并且在他们身上彰显奇恩妙爱,使他们得以成为万族的光、万民的榜样。所以这个蒙光照的民族,享有神所赐的各种荣耀:有圣殿预示神的同在,有律法所赐的智慧,有祭司指导信仰,有先知传递神的旨意……可以说,以色列人是最就近光的人,该知道怎样行在光中。然而,当时的景况并非如此……

(一)离弃光

    耶利米起初所处的是在约西亚王当政年间,虽然约西亚王进行大刀阔斧的宗教改革,力图复兴百姓信仰,远离罪恶邪淫之风,但效果甚微,因为前王玛拿西带领百姓行尽一切败坏之事,使罪恶在人心中根深蒂固,无法根除。那时犹大全国上下皆陷在罪恶之中,他们的罪恶极多,背道的事也极多;他们忘恩负义,离弃真神,行诡诈事,颠倒是非,屈枉正直,欺压孤儿寡妇,勉强穷人为仆,没有公平,没有仁爱;先知祭司说假预言,行事虚妄,骗人有平安,一味地贪婪他们随从外邦人拜假神,假神的数目与犹大城的数目相等,烧香的坛与耶路撒冷街道的数目相等,他们学了外邦人一切拜偶像的陋习,甚至将自己的子女焚烧献给假神,使陀菲特的尸体多得无处可葬……

    总而言之,当时的以色列选民离弃了光,即离弃了神所指示的道,以至于落入黑暗当中,行暗昧无知可耻之事,信仰异常堕落,道德极其败坏。这是离弃光入黑暗的真实写照。

(二)拒绝光

    面对以色列选民一切的罪恶败坏,神却仍以他永远的爱爱着他的子民,于是再一次光照他们,特别呼召耶利米做时代的先知,向百姓传讲得救之道,否则将是神公义的审判。然而,任凭耶利米不断地劝勉他们悔改、不断地宣告神的审判,犹大举国上下仍不思悔改,离开恶道。他们仍旧把自己的无知当作智慧,自以为是。在他们的观念当中,圣殿是神同在的象征,有神同在的地方是不会灭亡的,因此把圣殿当作护身符,当作为安全的保障,并且迷信律法,以为拥有了律法就拥有智慧,以此为夸口。耶利米所传讲的信息与他们的观念背道而驰,他们拒绝接受。即便巴比伦大军压境,应验耶利米此前所预言的,那时他们仍不悔改,宁愿投靠埃及的势力,也不愿考虑接受光照。

(三)攻击光

    从耶利米的经历当中,可以看出当时选民对神的光照是何等的排斥:上至君王、祭司、首领,下至普通百姓,皆站在耶利米的对立面,他们即认为耶利米传讲的是祸患的信息,就抵挡他、羞辱他、逼迫他,甚至多次设计谋害耶利米,多次将耶利米下到监里……耶利米为何受攻击,乃是因他所传的信息,而他的信息是从神而来的,那么,以色列人拒绝耶利米的信息,就是拒绝了神的光照,攻击神所差来的先知,就等于攻击神。可见,当时的犹大人对光的态度不但是拒绝接受,更是极力的抵挡攻击。

(四)最后的结果

    当时的选民即然对光持拒绝、反抗,甚至攻击的态度,从而失去了光所带来的一线得救希望,他们在黑暗当中,被黑暗蒙蔽了视线,看不清脚下的路,直到坠落到死荫之地。主前586年,巴比伦挥军犹大国,攻陷耶路撒冷,烧毁圣殿,抢夺一切财宝,君王、臣宰、百姓或遭杀戮或遭掳掠,这事的发生正应验了神藉先知宣讲的预言,这也正是选民不接受光照而自食其果。

二、历史上各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

    自以色列蒙召做属神的子民后,他们与神就有了约的关系。对于这份神与人之盟约的维系,神因着他的信实从来没有失信,立定他向选民所应许的约,然而以色列选民对约的遵守具有不稳定性,这在于他们对光的接受态度。

(一)旧约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

    列祖时代,以色列选民是亲爱光的。神从万族当中选召亚伯拉罕,并应许要世世代代做他子孙的神,列祖亚伯拉罕甚至被神称之为朋友,可见他跟神的关系之亲密,及至以撒、雅各和约瑟,都能紧紧抓住神。所以以色列民族在神的祝福中渐渐成为大族。

    到了漂流时代,亦即以色列出埃及走旷野时期。以色列人对光明显少了灵敏度,即便神常通过他的仆人摩西说话,还藉着数不尽的神迹向选民显明他的慈爱、公义等特性,但选民的内心似乎并不接受光照,还是屡屡悖逆神,最终落个悲惨的下场。

    进入迦南地后,以色列人也就进入了黑暗的士师时代。这时期可谓是以色列民族史上最黑暗的历史,以色列选民任意妄为,甚至他们的罪恶在神面前存留不住,于是神掩面不顾他们,以色列人失去了光照,没有神的默示,没有神的帮助,困苦不堪,受尽仇敌凌辱。于是渴望光照,开始呼求神,神为他们兴起士师,带给他们光明,然而以色列人好了伤疤忘了痛,再次弃绝光照,如此多次反复。

    由于以色列人嫌弃光照,自己立王成国,进入了王国时代。在扫罗、大卫、所罗门执政期间,全国百姓尚能敬畏神,甚至大兴土木建成圣殿,蒙神的光照,国家也富强一时。但到了所罗门后期,所罗门随从异邦女子拜偶像,使国家埋下了的祸根。不久以色列分裂进入分国时代,北国以色列没有一个好王,纵使众多先知奔走呼号,也无法使光临到以色列国,南国犹大尚且有希西家、约西亚等为数不多的好王,使以色列人得以受恩光的沐浴,但大多时期也是陷在黑暗当中。

    以色列亡国后,以色列人被掳异乡。在异乡的以色列人在困苦绝望中开始有了反思,于是怀念锡安,怀念圣城。他们努力争取聚会,持守对神的信仰不被外族人同化。可以说这一时期的以色列人是极其渴求光的。

    神眷顾患难中的子民,垂听他们的呼求,就照他的预言成就归回之事,于是以色列人进入归回时代。这时期百姓的信仰也受极大的考验,一方面他们存极大的心志要重建圣殿,一方面却因些许逼迫便轻言放弃,一方面痛定思痛重申律法严守律法,一方面却又逐渐将敬拜流于形式。他们也试着就近光,却没有行动真正就近光。

    综上所述,以色列人对光的态度似是如波浪般起伏不定,时而亲近时而背弃,但更多的是背弃。

(二)新约时代选民对光的态度

    耶稣降生于沉默的两约之间,当时的以色列人对光的态度可谓是近乎麻木了,对光缺少敏锐感,虽然一切敬拜仪式也都正常进行,但却失去了敬拜的实质,正如耶稣所言“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太十五8),如此说来,他们似乎是在光明中,实际上是在黑暗中。

    然而,耶稣就是真光,他来,是要光照一切生在世上的人,去除世人里头的黑暗,给人带来救恩的信息。但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5),以色列选民对这真光却是存有戒心。

    对于耶稣的身份,耶稣多次实实在在地表明他是从神来的。从他带有权柄的话语,行各样神迹的能力中可以得到印证的,就如尼哥底母的所认知的“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但是有些人因为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为了自己既得利益,因而不愿意接受耶稣,不但自己不接受,还阻扰他人接受光照。有些人则无知地用世上的标准来看待耶稣,以为耶稣不过是木匠出生,又形容枯槁,难以与以赛亚荣耀的身份相匹配而拒绝之。

    对于耶稣所传的真理,听的人多有扎心而信从的,但也有不少人还停留在律法条规中不能自拔,甚至有反对者听耶稣讲道不为真理只为寻找捉拿耶稣的把柄,无中生有陷害耶稣是亵渎神。这就不仅仅是不接受光,乃是攻击光了。

    对于耶稣所行的神迹,耶稣的目的本是为了怜悯人,或为彰显神的荣耀,见证他神子的身份。但人多为肉体所需,为吃饼得饱,为医病赶鬼,甚至纯粹把神迹当热闹看的,甚至还有站在对立面污蔑耶稣的能力是从鬼王而来的。当然,也有不少人见了耶稣行的神迹,就陷入思考,“基督来的时候,他所行的神迹岂能比这人行的更多吗?”从而信从了这道。

    可以说,耶稣在世工作的时期中,大多不为人接受,以至最后被众民同声呐喊钉死在十字架上,显明当时选民对光的敌对态度。

    而后使徒们见证耶稣死里复活的神迹,又领受圣灵得以明白一切真理,就大胆传布这真光福音的信息,圣灵的工作甚是活泼,由此打开世人被油蒙了的心,接受了基督救恩之道,得救的人数天天加增,教会由此兴旺发展。接受光照的人当中多为外邦人,这真是对以色列选民的无知极大的讽刺。

三、现代人对光的态度

    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发达了,知识加增了,生活提高了……然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代中,人的内心能否敞开接受福音真光的照耀呢?

(一)非基督徒对光的态度

    对于不接受光的人,可能会有以下几种原因:

    一种人只认识物质界的光,却不曾有属灵之光的概念,这种人也就是所谓的无神论者,他们崇尚科学并以此夸口为智慧,认为信仰为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用来愚弄人的东西,然而圣经却说这些认为没有神的人是愚顽无知的(诗十四1)。

    另有一种人乃是心眼被蒙蔽,成为“瞎眼”的,瞎眼的人不曾接受光,也不知光为何物。固然他们相信有神,却因无知拜错了神,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一23)。

    即便有被光照过的,也就是接触过基督教训的,却自以为是的人,以高傲的姿态批判十字架的道理,讥诮十字架的道理是愚拙的道理,诸不知神就是要将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愿意谦卑信从的人(林前一21)。

    或有一种人,他们晓得光的温暖,知道基督道理的美善,却不能说服自己来就光,他们爱世界过于爱这光,向往所谓的“自由”,被世界上的罪中之乐所引诱。他们害怕光,因为光会将他们所行的显露出来。其实真正的自由乃是行在光明中,光明之道也是得救之道(约八32)。

(二)基督徒对光的态度

  1、信徒对光的态度

    一个人愿意接受光,表现在他能正视光将他所有的一切照射得一览无遗,包括他的罪污。惟有如此,光对他的生命方才有价值,有作用,因他正视自己的罪污,愿意悔改擦拭,方能得救。并且光明的子女,愿意顺从光,走在光明之道上,靠着圣灵多结光明的果子(弗五8-9;加五22)。

    但是,在基督徒当中,也有部分人来就光的目的并不明确,不为真理、不为永生,他们不求光能够带他到哪里,只求片刻的温暖,要是暂时乌云遮蔽,他可能就掉转离开原来的道。这正如保罗所言只在今生有指望的人,只为一时之利,白占地土不结果子。从生物学角度说,植物能靠光进行光合作用,并且回报环境氧气,而这种人好比死亡的植物,对光不能吸收运用。

  2、牧者对光的态度

    牧者可说是蒙光照,又被光所吸引而向光迈进的人,大部分牧者因感恩于光给他带来的希望,将他从死荫幽谷中领出来,于是紧紧地抓住光,努力向光明奔跑,为光而活,那是一种全身心的奉献。

    然而,也有部分牧者,是法利赛人样式的重现,他们并非真心跟从光,播撒光,而是为了让光照着自己,在自己的身上反射出光亮,使人见着便称赞他的光明、荣美。甚至有的人以敬虔当做得利的门路,他们如同披着羊皮的狼,混入羊群,偷偷地为自己收敛财富。若是如此牧者,虽然人见他光明如天使,其实他却是黑暗之子。

 结 语:

    从以色列选民历世历代对光的态度,也可以说就是与神关系的亲密度,我们不难看出,当以色列选民愿意就近光时,神就使他们沐浴在恩光中,得享百福;当以色列选民离弃光时,那么离弃光就等于进入了黑暗,他们失去光明,犹如瞎子在黑暗中磕磕碰碰,受尽磨难。这段历史对于现今的我们也是一个莫大的警示,现今世代险恶,罪恶满盈,然而神就是真光,不认识神的就陷在黑暗中。我们即已蒙光照,是否真心接受光,做光明之子,迎着光明奔走光明之路,还是仍随波逐流行暗昧无知的事?神的选民更要在世人面前彰显神的荣光,来引导黑暗中的人来就光。

    神就是真光,若是拒绝光照,结局就是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