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宣告和祈求——浅析诗篇第137篇 人阅读
发布时间: 2017-06-28 09:43:46   作者:胡碧丹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诗中感受到以色列人宣告信仰时,他们就刚强,那是自上而下而来的力量;在宣告中,他们也呼求神施行祂公义的审判。这是一首哀歌...
眼泪、宣告和祈求

——浅析诗篇第137篇

 

 
一、引 言

 

    有人说:“打开诗篇,就好像打开了自主前一千年至今,每一世纪世界各国信徒崇拜的门。”诗篇是以祈祷为主、以赞美为重,华丽而感人。希伯来文圣经称《诗篇》为“赞美之书”,也有些抄本称之为“歌集”。诗篇乃是以色列人用以崇拜神的全部赞美诗。由于他们多年的经历,遭遇人生旅程的无穷变幻,把内心所抒发的赞美、感谢、祈求和叹息,逐一向神倾吐陈明,即凡属神与敬畏神的人如何处在各等忧伤、捆锁、试炼、病患、流泪、战兢、恐惧、困乏中蒙神的管教、责备、看顾、保守、安慰、劝勉和鼓励,从而获得神所赐下的一切不可言喻的恩惠。

 

    今《诗篇》的排列,恰位于《圣经》的当中,正像《圣经》的一个山峰,站在其上,便能瞻望它的四围的风景。曾有人很恰当地描述说:“人心乃是要由神的手来弹奏的一种美妙绝伦的乐器。”人生的一切经历,不过是一部搜罗万有的曲调而已,因此患难与幸福,忧伤与喜乐,不过乃长音与短音的配合;神能将人以为极不和谐的乐音,制造成为最优美动听的和音来。人们的认罪、祈祷和所经历的重大急难,其结果将要成全永远得救的根源和无穷尽的赞美。

    《诗篇》共150篇,可分为五卷,每卷之末均以颂词为结束,而第137篇位置是在卷五(107—150),其重点是论神的话语,说明神的话(道)是神百姓生命的中心。从第137篇笔者所表达的思想,我们可以隐约的看到,笔者所表达的主题是:为何国破家亡,为何百姓会被掳?就是百姓违背神的命令,不听神的话语;当他们愿意悔改、回转遵神命令时,神就按他的旨意和时候复兴他们。

 

 
 
二、本诗历史背景

 

    当自由转眼间变成囚禁,当欢笑恍然间变成哀哭,当圣歌被外邦人当成作乐之曲,当那段岁月渐渐远去,而那记忆却依然清晰……曾经的屈辱,曾经的眼泪,曾经的被戏耍历历在目,诗篇第137篇正是记录以色列亡国的一段历史,是被掳者的哀声,其中的回忆充满苦涩、布满眼泪,此时此刻,神的选民求神施行他公义的审判。

    《诗篇》第137篇是列入世界文学中的一首悱恻动人的哀歌,这是感人至深的爱国诗篇。在这里有叙事和抒情,追忆犹太人被掳于巴比伦的情景,作者无疑是当时的被掳者之一。他可能是一个利未人,写这诗篇时可能已离开巴比伦,归回本国以后,因当时巴比伦尚未被毁(参8节),而1-3节所用的动词均为过去时式。根据历史记载,犹太人被掳首次归回,是在主前536年,而巴比伦之沦亡,是在主前516年,即在犹太人归国后第二十年。这是一首哀歌,一首团体的哀歌,被掳者坐在巴比伦的河边回想故国锡安,想起耶路撒冷,不禁已泪流满面,作为亡国者且处在异教氛围之中,肉体的残害和信仰的考验,生命承受着如此这般的打击和负重。当读这诗篇之时,闭上眼睛我们似乎可以看见,那位作者含泪写下这段历史的情景。这篇哀歌记述着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是烙在百姓心中挥之不去的疼痛,同时也有百姓无限的追悔和那铿锵有力的宣告,求神施行他公义的审判。

 

 
 
三、本诗内容分析

 

内容结构:

1.巴比伦河边的眼泪、亡国恨(1-4)

    巴比伦的河是人造的运河,横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沿着米所波大米平原北部的山脚流动,比幼发拉底河的水位高一点。所以,在连接的运河之中会产生一条自然地瀑布。在结一3中,我们遇到其中一条运河,在那处它被称为迦巴鲁河。

    我们可以这样描绘那个情景──慢慢流动的河水沿着柳树流动,一个热得令人窒息的日子,在田间经过一日的辛劳,就是强迫以色列人接受的劳役,他们忧虑地和疲乏地,在临休息前大家一起谈话。但是他们报告说: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在被掳之地,百姓受尽残酷的对待,他们是无力来对抗的,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琴挂在柳树上,追忆锡安。我们可以想象,以色列民族,是一个歌唱的民族,在异国他乡中,他们不能唱曾经那熟悉而欢乐的歌,回想锡安,是无尽的感伤和流不尽的泪水。“坐下”乃是犹太人哀悼的正式姿势。这些流亡在异乡的犹太人,他们的感觉和表现,就好像丧礼中的哀悼者一般,“把琴挂在柳树上”比喻欢乐歌止息,失去了喜笑和欢乐。这些被掳的人不肯为掳掠他们的人唱歌,其中一个原因是,巴比伦人所要求的是唱“耶和华的歌”(4节),而犹太人是绝对不会用圣殿的圣诗来娱乐异教徒的。

2.百姓苦难中的宣告、故国情(5-6)

    令人欣慰的是这些被掳的人仍然能保持他们的信仰。现在,耶路撒冷已成为废墟,圣殿成为一堆石头,大卫的后裔实在已消失了。因此“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这一句确是超凡的宣告,它的意思就是,不管所出现的一切事情,这群被掳的人完全明白立约应许的深度,他们牢牢坚守这份信仰:假若永生的神曾宣告“我会在锡安与你们相遇”,即使锡安现在已变成废墟,这也无关紧要。

    “右手忘记技巧”,每个以色列人必须学一技之长,而在此时,他们宁愿忘记技巧也不愿忘记耶路撒冷。“忘记技巧”或译为“枯干”,在现代中文译本译作“右手枯干,不再弹琴”。

    “舌头贴于上膛”是指不弹琴、不唱歌,因为不能忘记神和耶路撒冷,在异邦强颜欢笑。在现代中文译本译为“愿我的舌头僵硬,再也不能唱歌”。

    这两句简单的宣告,却表达了他们的心是多么的坚定!这些人在苦难中仍然能向神宣告,反思。而现今的基督徒,在苦难中,有的人就不会如以色列人那样的宣告坚定的信念,而是选择放弃信仰。很多人可能会笑当时的百姓是自找的,神对他们那么好,他们还是无数次的硬着颈项不回转,可是,我们会不会看到如今神的百姓,多少的人流逝潮流之中,醉在温柔乡中,难道是神对现在的百姓不好吗?百姓在苦难中的宣告,表明他们对神依然相信,表达他们对故国之情。

3.呼求公义里的审判、公义声(7-9)

    很多人都会把这三节当成咒诅诗,其实不然,我更愿意把这三节当成百姓的祷告,哀伤中,神的百姓向神呼求,呼求公义里的审判。

    “7节”中是求神记念对待以色列百姓的仇,即以东人为以扫的后裔,本与以色列为骨肉之亲,可在耶路撒冷城北围攻的黑暗时刻,以东人幸灾乐祸,趁火打劫,所以,百姓求神记念这仇,8-9节是论到巴比伦。

    或许我们真的很难明白,这么可怕的祈求怎么会是从神的百姓口中而出?那么,教导彼此相爱的神,祂会不会、能不能施行那可怕的审判?

    百姓这样的祈求,我们不能一口否决,也不要把这当成妄求,认为神是不会听这样的祷告,不会应允这样的祈求,这不是偏激的咒诅,不是旧约的伦理比新约低,这也不与新约爱仇敌的立场相违背,我们应明白这样的呼求是诗人深度感情的流露,其言词激烈,表明他们受欺压的程度和向神提出公义的要求,我们应设身处地的站在诗人的角度体会诗人心中的痛,这样的呼求也启示了神的公义,成了不悔改之人的警告,也是将来的审判。

    “那人便为有福”,也有很多的人难以理解,行这么血腥可怕的事的人,怎么会是有福的,我们若明白(7-8节)不是所谓的咒诅诗,而是一个合理的呼求,我们不难明白,其实所要表达的是遵神命令而行的人,是有福的。神是公义的,蒙福的人肯定是按神公义而行的人,神不会赐福给那行恶的,神是“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在吕振中译本将第8节译作“毁灭者巴比伦国啊,照你所待我们的去报复你的,那人有福啊!”

 

 
 
四、诗篇之现代意义

 

    不同的时空,一样的问题,对此生命中的黑暗,以色列人没有逃避,也没有妥协,他们大胆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申诉、陈情,甚至埋怨(如“主啊﹗求你睡醒,为何尽睡呢﹖”“这都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却没有忘记,也没有违背你的约”)。这种坦诚,直接的表达,在习惯与神保持礼貌性距离的我们看来,恐怕颇不习惯。但是,真正关心、体恤人的神并不介意诚实的抱怨,祂不要我们客客气气,虚与委蛇,祂要我们坦诚,而且如果受苦不敢诉说,伤疤就会掩盖起来,永远不得医治,除神之外,还有谁能医治心灵创伤呢﹖

    诗人的尽头正肯定了神的介入是唯一的希望,因此这些哀歌不是消极的呻吟,而是积极的信靠,因为在承认自己软弱与限制的同时,他看见苦难不是无往不利的,神凌驾在苦难之上,不管他是因罪受苦,或是无缘无故受苦,到神面前才是解决之道。就在这反反复覆的挣扎中,信仰一层又一层的提升,起初的失望竟成了感谢与赞美。原来,在痛苦中的人也能发声赞美!因为,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我们的神却永不改变!

 

 
 
五、结 语

 

    神的百姓在困苦流离中,即使有眼泪,他们仍要宣告信仰,表明自己的立场,在一种角度,他们是亡国奴;可是站在另一特殊的角度,他们却是神的选民,所以他们所能坚守的就是这份可贵的信仰。反复读137这首诗篇,可以感受的到当以色列人宣告信仰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刚强,那是自上而下而来的力量;在宣告中,他们也呼求神施行祂公义的审判。这是一首哀歌,也是一首希望的歌,在绝望中唱出希望,这是一批仰望神的人特有的心态。

 

参考书目:

1. 桑安柱著,《诗篇宝库》(香港:甘霖出版社),1958。
2. 赖特著,袁天佑译,《每日研经丛书—诗篇注释(下册)》(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5年。
3. 真耶稣教会,《进入圣经世界•旧约》。
4. 《诗篇默想》,电子版。
5. 许鼎新著,《旧约导读》(上海:中国基督教协会神学教育委员会),1995。
6. 威尔斯比著,潘心慧、蓝慈理译,《生命更新解经系列——尊崇真神:诗篇》(香港:福音证主协会出版),2007。
7. 《圣经(启导本)》,(南京:中国基督教两会)。
8. 纪博逊主编,《旧约圣经注释(下卷)》(南京:基督教两会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