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小铺:头疼因按手祷告吗?

 

福音小铺:头疼因按手祷告吗?

 

小林的三嫂与三哥回来探望母亲,适逢新来的保姆刚来不久,各自都在适应中;家人事母至孝,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全无异议;花钱“公提”,陪母“排班”。

为方便照顾,在同一社区另租一套房,让八十老母得更舒适的照顾;不仅如此,为了让老人家舒心,特别邀末职与实习传道趁机探访,一来安抚因搬动尚在适应中的母亲,二来住旗山的三哥三嫂也正来探望。

30几年前父亲受洗时曾去洗礼场观礼,尤其三嫂顾家,为丈夫、为家庭付出,常承受大压力,受委屈时也只是一味隐忍,身为小姑的“小林”常是扮演劝导(辅导、安慰)的角色,更期待有朝一日三嫂能一起信主归真。

林妈妈几年前身子骨还硬朗时,是妇女诗班的成员,也学吹奏陶笛,近几年来,气力不如从前,因没了服事,孤单感与失落感齐至,常失眠不开心,所以我们选了264首吟唱:“亲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又一起朗读(背诵)诗篇23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老信徒的欢喜样貌自然显露,整个人精神抖擞又喜乐非常。

感谢主,最没压力的家庭探访方式,唱诗歌、读圣经、祷告与神交通就是了,没啥困难的,神的话语与诗歌自然进入人心,发挥疗愈之功,这林妈妈典型的“长青”信徒表现,稍稍恢复往日笑颜。

三嫂虽在厨房忙着,可是听闻客厅里的诗歌颂赞、感谢声、笑声,好生羡慕呢!访问结束离开前,将祷告时,小林问她:“三嫂一起祷告好吗?请传道帮忙按手……也带来祝福,使您身体康健、心灵平安、健壮。”

她竟不拒绝的随口答应了,祷告时发出灵言(卷舌声)对她而言并不惊惧;循常例一起祷告,逐一为林妈妈、三嫂按手时,她口念:“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

眼泪却不听使唤直流,虽未曾谋面,未曾相识,可是也随她感动流泪,拍照记录的小林,也为这幕而感动,祈求主赐给林家“拣选之恩”。

福音小铺:头疼因按手祷告吗?

半年来陆续听闻三嫂反应,曾在林妈妈住处被传道按手祷告引发头疼至今,所以怯步来信主,对此说法还真令人百思不解,到底是撒但作工、阻碍她们信主呢?或是没有信心的缘故?

经身体健康检查,答案终于揭晓,验出胰脏出问题,转移到脑部,共发现肿瘤5颗;胸腔、下肢也都有,这青天霹雳的消息,震惊家族,他们夫妻也慌了,原来的误解也缓解了,非按手祷告之故,但接下来该怎么面对?

除了小林以外,其余的兄嫂、妹婿,都另一半未信主……;下一步如何决定正考验着小林一家人。

此时初信主的大嫂出声,带着平时家人对她的信任与尊重,建议三嫂也来信主吧!

大家都已信了;每周五晚可自旗山来鼓山,住小姑(小林)家,安息日(周六)继续守圣日聚会,家人一起为三嫂的就医、病痛祷告、祈求主耶稣怜悯看顾。

小林家就离教会不远,小林夫婿与三哥也都认同这意见;小林的福音工作就这般奇妙地实现着。所以未信的家人、亲友、同学、同事,其实都是我们可传、应传的对象。保罗宣道的机会、恪尽带领之责,以“欠福音的债”来偿还、报答主,“主的羊必听主的声音”。

三哥真的带了三嫂来教会,可见大嫂一言九鼎,深获重视,主耶稣开启这恩典事工,她们愿来教会,我们则将耶稣送去家里,就这样开启家庭聚会的安排,相信对陪伴病人有极大的帮助,

日后选医师、医院,都可借着祷告交托主,内心有着依靠,不至于茫茫大海如浮萍飘动,何选?何从?心何归向?人得安稳!自有主恩典。

三嫂说:我终究会信主的,眼下大嫂也受洗信了,若我不信主,将来所有“祖先”都因夫家不祭拜了,全来找我“讨食”,那我岂不忙坏了?听完众人在她家客厅哄堂大笑,末职赶紧解答:“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且死后有深渊之隔,不能自相往来……”;

这幽暗世界,由魔鬼撒但掌管,总是牠趁机迷惑世人,捉弄世人,倘若祖先会回来,那所有人都不平安了,岂只找您?更不止是林家的祖先,若别家的祖先(公妈)都可以随意往来,那这世界还有“宁日”吗?

不会的,信主领受的是灵魂得救,“永久牢靠”的信仰才是。会后祷告终在无虑中完成,三哥(原外烩大厨)亲煮中餐招待,一行人大快朵颐,满足地回高雄。

 

福音小铺:头疼因按手祷告吗?

 

病痛之中,心中忧闷是必然的,无怪乎“久病痛心、死惧莫明”,唯有“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十七22);另一安息日聚会后,小林通知,邀约去探视住院的三嫂(往后疗程必定艰辛),希望传道人再去按手、祝福平安。

这关怀当然义不容辞,在病房里,三嫂已无往日的疑惑与忧惧,她听了小姑(小林)的话,时时刻刻:“奉主耶稣圣名祷告”、口念“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希冀平安的祷告着,也祈求主耶稣赐圣灵帮助。

我们围在病床四周唱诗、读经;祷告时,奇妙的经历,未曾有过的“特别”,实在无法形容,当按手在她头上时,她先是认真的念:“赞美主,哈利路亚”,

一下子泪如溃堤直流,虽隔着口罩,隐约听见卷动舌头的声音,故末职低头认真听来辨别,此时正想换手,手却不听使唤,离不开她的头顶,仍旧拍照纪录的小林与末职“四目相对”,

她见我点头示意,随即收起手机,放声为三嫂祷告,那种灵里共同的感动,深印当下,相信主必恩待三嫂,赐圣灵给她,让体验更深刻清楚,更甚于人的安慰;既然手离不开三嫂的头顶(如胶粘住一般),

就更迫切、用力祈求主赐圣灵给三嫂;果不其然,流利的灵言抚慰三嫂,约15分钟的祷告(因声量过大,护理站的护士来探视,要求小声点),才停止了祷告,周围亲人(大哥、大嫂、两个小姑)都激动的哭了。

三嫂竟在病床上求得圣灵,我说:“……三嫂……得到圣灵……三嫂得圣灵了……”(末职还在回味:手离不开、粘住头顶、主赐圣灵……),主恩必临这家,小林终究是福音的好同工,愿主记念,也再感谢主同在的每时每刻,愿主继续带领帮助!    

福音小铺:头疼因按手祷告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