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背景导入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六44)。

  真神以祂的权能、应许和慈爱来吸引人认识祂(耶三一3),藉祂的权能给相信祂的人带来信仰生活上的”改变”,让相信祂的人有所依靠(耶三一11-14),进而叫人和祂建立契约关系,以割礼为立约的记号(创十七9-11;罗四11)。因为可以体验到生命与生活上有所”改变”,继而深信真神统驭一切,以祂那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拣召祂的仆人,并明白在每个不同的时代里,神可以彰显祂的公义与荣耀(玛四2),见证祂的慈爱与恩典。

  在人生的际遇中,人无法全然了解真神的拣选和作为(伯十一7;参:约九3),有时更对自身所遭遇到的危难和疑惧,充满了迷惑和无奈(参:伯三3;路十九42)。然而,每当祂的百姓屡屡陷入苦难与危急时,真神都会按自己的应许,开路拯救他们(林前十13)。雅各诚因全然的信靠和天上父神恩典的救助,不诘问苦难为何临到他身上,致使他在人生旅程中均能逢凶化吉,且得真神的祝福。

  “在我遭难的日子”与”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正是雅各生平的写照,意味着神不仅救他脱离患难,也一路引导他、保护他,直到回父亲的家,诚如神曾应许的(创二八15)。故此,雅各的家人完全配合他的呼吁,除掉他们中间的外邦神、自洁、更换衣裳,再把外邦的神像和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把这些藏在示剑那里的橡树底下,才向伯特利开拔前进。

 

交出外邦偶像和耳朵上的环子

  雅各虽然没有把这些神像和环子打碎,而只是埋藏,但从用字来看,先有”交出来”,后又有”除掉”,而不是”收藏”;是”埋葬”,而不是”保存”,这已经是一个坚决的表现。

  “交出来”,1gave(或译为thrust),是完全推掉、全人委身,意味着雅各一家和神像、耳朵上的环子一刀两断,不会藕断丝连。圣经记载雅各的家人就把外邦的神像和环子交给他(创三五4),由他全权去处理。环子极有可能刻有外邦偶像、外邦神祇的形象或符号,抑或刻有异教意义的图像,被当作魔力的工具,甚至也有可能用来铸造偶像(出三二2-4)。

  我们可以理解,雅各住在巴旦亚兰舅舅拉班家二十年。这巴旦亚兰并非一方净土,拉班家世世代代都供奉有神像(书二四2),雅各的妻妾与仆人难免会受这种异教文化的影响,所以,才有后来拉结偷窃父亲的神像而出走之事的发生(创三一19)。再者,雅各一家从巴旦亚兰出来,在属于迦南地的示剑地住了一段时间,也难免会受迦南地宗教风俗的影响。无论是当时的亚兰、迦南还是埃及,都是遍地崇拜偶像。雅各家的成员受这些周边异教风俗的影响是很有可能的,就如流便寻见的风茄2一事(创三十14-16),不难发现在他们家造成许多迷信的产生,因为风茄的主根肥厚、常分叉,外形有点像人的下肢,因而使人以为这种植物具有某些魔力。

由此可见,当时雅各他们一家人对宇宙独一神的信仰并不单纯,而是有掺杂的,这一种信仰有被混合化(amalga-mation),甚至被同化(assimilation)的潜在危机。圣经记载的”闲杂人”,不就曾给神的百姓在信仰上带来威胁吗?(出十二38;民十一4)。因此,在尼希米世代,神的百姓念摩西的律法书后,就与一切闲杂人绝交(尼十三1-3)。今天,我们的家族里,是否也有类似的情形,而造成大家无法专心一同事奉独一真神?(林后六14)

  众所周知,耳环本是为了美化自己。然而,雅各的家人却主动地把耳上所戴的环状或其他样式的饰物都交出来,然后再由雅各把这些埋藏于这棵橡树底下,这肯定有其历史意义和属灵意义了。


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耳环,抑或鼻环?

中文圣经《和合本》用”耳朵上的环子”,希伯来文为~<z<n,英文直译为”耳环”(earring)、”鼻环”(nose ring),甚至是”珠宝”(jewel)。”耳环”,除了是女性穿戴之外,男性也有穿戴耳环的习惯(参:士八24)。至于”鼻环”,则是女用饰物(赛三21);而所谓的”珠宝”(jewel),也是穿戴在女性的鼻子上,如《以赛亚书》三章21节所记的”鼻环”,英文却是nose jewels。圣经也有记载”耳环”(或作:鼻环)(出三五22)。足见,穿戴这一种饰物,或在身体某个部位打洞,已经不是纯粹装饰品这么简单,肯定已牵涉到风俗习惯,甚至抵触信仰的范围,因为,人体穿洞可以看成是为一个人重新赋予自主权之意义,是empowering的过程。

原来,希伯来人没有特别的专用词汇专指”耳环”,他们都是以~<z<n,来指这类饰物,既可指鼻环也可指耳环(参:箴十一22;出三二2)。当圣经出现~<z<n,通常都可以从上下文判断它是耳环还是鼻环(当然也有例外)。为什么当时的人会看重穿戴耳环,抑或鼻环呢?

 

把耳环交出来,即是把异教习俗交出来

若遇到一些属于几千年的文化与风俗习惯,我们该如何看待呢?如果把文化与风俗习惯看成教义(参:可七1-7),那就害人不浅。因此,身体多个部位穿戴环子,其实与宗教、趋吉避凶,及某些民族装饰有关。

耳朵戴着环子,在当时是外族神的一部分,或是它们的象征物,也是古代多神信仰习俗的象征物,这是源自迦勒底巴比伦人的泛灵论(Animism),那是迦勒底人在两河流域的传统信仰,一个以敬拜月神为中心的地方。

此外,这个地方在圣经中称为”大河那边”(书二四2),是个充满多神宗教传统的地方,例如城的守护神、祖先的神明,以及有能力医治疾病或赏赐丰饶的神祇等。这说明在中文圣经的记载”住在大河那边事奉别神”的”别神”,英文是gods,都是复数型态,表示列祖本来就是多神信仰者。难怪,神要把亚伯拉罕从大河那边带过来,领他走遍迦南全地,使他成为独特的民,专拜独一真神(书二四3;尼九7;徒七2-4)。神要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专心事奉祂,正如圣经对我们的要求:”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

由此可见,泛灵信仰和泛灵的习俗就以穿戴咒符为基本要求,因为泛灵信仰将权力与影响力归因于灵界。因此,对他们而言,耳朵上的环子被视为自然的魔法和咒符,是作为护身符或装饰品,被认为有避邪之用。这个穿戴”环子”或”珠宝”的传统,相信是为了保护当代迦勒底巴比伦人的身体各孔口,免遭邪灵进入人的心,正如圣经所记载的”符囊”(赛三20;earrings,也有译成incantation,就是咒语之意),其实就是”耳环”之意。因此,有理由相信,”耳环”是当时两河流域人民敬拜月神不可或缺的器物(参:何二13)。

同样的,耳朵也被看成是灵物进出的通道,更被看成是智慧之所。因此,当代的人需要戴上咒符环子来保护耳朵。同样地,对于希伯来人来说,耳朵是作为体验神的媒介,所以,圣经记载:”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太十一15,十三9;启二7)。偏偏讽刺的是,百姓屡劝不听!

除了耳环,古代的人也有穿环于鼻部,以作装饰品,或以为美观,也以此物为避邪之用,也有老人家认为,鼻饰有益于妇女的健康,能治病免灾。这鼻环也是旧约时代订婚时之一种聘礼,正如亚伯拉罕的老仆人把环子戴在利百加的鼻子上,把镯子戴在她两手上,使她成为主人儿子之妻(创二四47-48)。

 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把耳环交出来,即是把财产承继权交出来

远古的犹太教律法记录,让我们明白这些神像是家族的偶像,跟产业一样会代代相传。当时的社会大部分都是同族通婚,所以这些家传的偶像很少会传到外族人手里。为此,这些偶像与家族的产业是相关的,是家族与产业之间的联系,谁拿着这些偶像谁就有权承受那家族的产业。可以说,这些偶像是那个家族的心脏和命脉。10得着这些神明偶像就可以得着产业,同时有关的人能够在父亲去世时得到双份遗产。这就是为什么拉班追赶雅各七天都要把这些偶像追回(创三一23)。

再根据犹太教律法,一般来说,妇女没有财产继承权。但在没有儿子的情况下,女儿是否应当拥有继承权呢?这个跟外邦的偶像与耳环有什么关系?在交给雅各的外邦偶像是否也有拉结曾偷了他父亲家中的神像?(创三一19),值得探讨。

在希伯来传统社会,与中国传统文化极为相似,虽看似封建主义,实际上是认为家族的兴旺在于人口的增加和繁衍。因此,能为家族生育的妇女,自然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因为她们为男权制度作出了贡献。

于是,在当时男权制度下,妇女的价值主要通过为男性家族传宗接代体现出来,能够为家族传宗接代,势必成为提高妇女地位的必要途径,同时也是维持男权家族制度的需要。

所以,在当时的社会,妇女必须出嫁,以提高人生的社会价值。可想而知,拉结为了风茄,可以用它交换丈夫与其姐共度一晚(创三十14-15),不就是为了提高其社会价值?

妇女采取自主性行为,是笼罩在男权的阴影之下,说得一点也不假。拉结为了达到拥有父亲财产的继承权,偷父亲拉班的神像,名义上是为自己的丈夫争得一份家产,实际上是为自己争得财产继承权。

谁都清楚,夫妻的财产是共同拥有的,自己丈夫的财产也就是自己的财产。根据希伯来律法,神像在家族中具有特殊意义(参:撒上十九13)。女婿如果得到岳父家的神像,就可享受与儿子一样的财产继承权。

故此,拉结偷取父亲的神像,无非是想为爱郎正名。这样就为自己在男权社会立足打下根基,从而维护了自己的权利。

难怪,当雅各告诉太太们说,看到她们父亲的气色待他不如从前了(创三一5),拉结和利亚马上回答雅各说:”在我们父亲的家里还有我们可得的分吗?还有我们的产业吗?我们不是被他当作外人吗?因为他卖了我们,吞了我们的价值”(创三一14-15)。

所以,主耶稣教导:”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太六20-21),说得一点也没错!由此可见,钱财在我们拜神的事上,足以叫我们分心。

主耶稣不是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财利的意思)”(太六24)。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把这叫我们分心的”偶像”交出来呢?

 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把耳环交出来,即是把属他人的主权交出来

他的主人就要带他到审判官那里,又要带他到门前,靠近门框,用锥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远服事主人(出二一6)。

这里说到穿耳洞代表”奴隶”的象征。当一个奴隶本来有机会恢复自由,但是他若愿意继续当奴隶,就可用穿耳洞来公开表明他愿意放弃自由而继续当奴隶!原来圣经的观点对于穿耳或戴耳环是要当奴隶、失去自由的。

既是这样,主耶稣已在十字架上释放了我们,说明我们已经自由了,就不要再做罪的奴仆(罗六6),相反的,理应得着释放,要做义的奴仆、做神的奴仆(罗六17-22)。

既然我们已得着儿子的名分,是神的儿女(加四5-7),就不属这罪恶的世界。而我们所盼望的是天国,理当与世俗划清界线、分别为圣。因此,务必交出外邦一切的偶像和耳环,戴上神为我们预备的全副军装(弗六13-17)。

另有铜铁之环,亦用于牛猪之鼻部,以便牵使驭服。这种东西,最初是从阿拉伯国家传到印度的,人们将环子穿过牲口的鼻子,表示对此有绝对的”所有权”。

同理,印度少女出嫁时,一定戴上精美的”鼻饰”或”鼻环”,是不是也在暗示这女人已是”名花有主”了?利百加的鼻子被套上了鼻环,不正有这个意思吗?(创二四47)

 

把环子都藏在橡树下

他们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剑那里的橡树底下(创三五4)。

雅各为什么将这些东西藏在橡树底下而不是烧掉?”藏在”,英译为to hide by covering over,即埋在泥土里,直到完全看不见。即便如此,神完全知道,也唯有神正在看着,正如约伯所说:”我若像亚当遮掩我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

因惧怕大众,又因宗族藐视我使我惊恐,以致闭口无言,杜门不出;惟愿有一位肯听我!”(伯三一33-35)。雅各知道,唯有承认并离弃罪过,必蒙神的怜悯(箴二八13)。

因此,雅各选择把这些家人交出来的东西藏在橡树下,无非是想告诉身边的人,大家完全服在神的大能之下,诚如圣经记载:橡树下有耶和华的圣所在旁边(书二四26)。

想想,我们是否也要把这些东西”交出来”、”埋葬掉”,而且是与主耶稣一起同埋葬、同复活。从今以后,理应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罗六4-6),也不要遇逆境时”重操旧业”。

圣经说:”他们便起行前往。神使那周围城邑的人都甚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创三五5)。足见,敬畏神、专心仰赖依靠神的,有谁敢刁难?圣经再说: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八31)

END

藏在示剑橡树底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