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和平的器皿

成为和平的器皿

有一个信仰上的前辈,壮年罹患重疾,经过治疗后病况稍有起色,在为主见证、与家人再相处短暂时期后,便安息主怀。

我听闻她离世前不久,在病榻上常常和主亲近,天父借着异象或是意念,提醒她许多属灵品格的细微处,引导她一一认罪悔改,调整至美善后,才接她脱离肉身的帐篷。

多年以后我有机会听了她口述的见证,其中一处特别有心得,是”不论断人”。

我们皆知不论断人能让我们免去被论断的恶果,也是尊重神审判的主权,相信大家也都愿意努力谨守这分寸,但是主耶稣提醒他,不只不要任意开口审度人,连朋友同事议论其他友人的场合也要避免参与陪笑或是试图评理。

有次在网络社群,我看到几个共同朋友发生争论,彼此用文字写出抱怨,对话有些烟硝气味,也引起其他人跳出来试图调停。

不久后几位事主聚在一起谈起这场争议,针对言词较激动的参与者提出批判,声音便逐渐大了起来,因为我也读过一些文字内容,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加入对话,但是几分钟以后,我看见数天前试图劝人冷静的圆场者,变成激动的讨论者,逐渐觉得这场景令我陌生而不安,也猛然想起那位过世已久的前辈,和主耶稣教导她的原则,便停止了参与。

成为和平的器皿

近日也听见一位姐妹的分享,在教会生活中,人与人的相处有时会有龃龉,所以常常有机会“接获”弟兄姐妹向她“投诉”其他人的不是;最初她总是听得投入、好像自己是审判官,跟着投诉者一起怒火中烧起来,或是调整自己心中对于孰是孰非的判断,自己也为愤怒的情绪所困扰。

终于,有一次在祷告的时候,主耶稣竟一直激发他的思考:以色列人久候摩西不下西奈山,转而敬拜金牛犊时,到底是谁的错比较多?是亚伦吗?是制造牛犊的工匠吗?是捐出金耳环的百姓吗?

她竟一点也答不上来,原来主耶稣不愿意这位姐妹带着偏颇的心看人,评价他人的行为对错,也要提醒她:若不为这些争端代祷,只停留在闲谈气愤,也是在错误上占了一分。

成为和平的器皿

又一次,与好友谈了一些事奉的经验。其中的一位提起很不欣赏另一个同工的行事作风,数算起自己被冒犯、受伤害的事件以为抒发。

就在这消化情绪的时刻,对话框中竟不知所以地连续出现好几张卡通形式的恶魔贴图。如果是单纯手指误触,发现立即能停止,跳出一两张图也就可以结束了;但是那些贴图却一张接一张不消停地冒出来,让他们越发紧张,最终关闭对话框、草草结束谈话。

过几天,开启抱怨话题的朋友听到一段来自地球彼端的分享。这人在会议时,不时会遇到同工们为了相同事件的处理方式争执不下,持不同意见的双方似乎都是“为了主耶稣、为了教会好”,谁也不让谁。

辩论的现场犹如真正的战场,人人皆有所拥、所护,只有他想不通该往哪一边靠拢,万分尴尬。

不明白如何自处的他,在祷告中祈求主的指引,结果在口水战中,他竟感受到悬挂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泪珠潸然而下……;原来主耶稣对选取甲方案或乙方案丝毫不介意;而比起选择处理事情的方法,主耶稣更想看看在会议中,祂的工人有没有和睦与相爱的心思。

见证人说,当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没有和平,不肯相爱,就没有显出主耶稣的形象,却反映出仇敌撒但的形象了。

这位朋友听完了以后,顿时了解到那一张一张看起来可笑而无厘头的恶魔贴图是温馨的提醒,盼望她停止抱怨;日后用相爱的心,接纳心目中认为不可爱的同工,好好协调合作,也赶快通知朋友圈她的领受。

成为和平的器皿

论断或怨愤、对人投诉或请人评理,常常是源于我们感受到不公平、自觉受到伤害。

但是从属灵长辈的体会、个人的经历和恶魔贴图事件,我发觉将弟兄姐妹切割、甚至群起批判他(或是数落给第三人听),恐怕也是使主耶稣伤痛无比的;依据主在走向十字架前给门徒的吩咐,我们本应该彼此相爱,追求和睦,才能证明我们是祂的门徒(约十三35)。

那么存偏私之心论断他人,或是参与论断式对话而影响自己本来公正无偏的心意,就当被谨慎地避开。

真理的界线不能被践踏,基督徒处事必须圣俗、黑白有别;不过,除却是非分明、对于错行私下温和的劝诫之外,主则愿意我们以和平互相联络,用爱建立基督的身体。我思量,如想完成这个伟大的建造,不议论他人、不抱怨同工可能正是重要的基础工事!

特别喜欢著名的圣法兰西斯祷文,常常吟唱以提醒自己,歌词前半段这样唱的:”主,我愿做祢和平的器皿,哪里有憎恨?播下仁爱!哪里还有伤痕?饶恕!哪里怀疑?生发信心!哪里有绝望?盼望!哪里有黑暗?光明!哪里有悲哀?喜乐!”

祈求主赐给我们无偏见的和平之心,雕琢我们成为那和平的器皿,配得称为神的儿!                                                                            

成为和平的器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