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感化的丈夫

被爱感化的丈夫

撰文 | yawai yumin

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和敬畏的心(彼前三1-2)。

在我小时候,爸爸常说他是个无神论者,却从不阻挡或反对妈妈带我们去教会,甚至还会开车送我们去。

虽然如此,我仍然有个很深的遗憾,就是从小看着教会身边的同伴,总是与爸爸、妈妈一同来教会,而我在教会却像”单亲家庭”的孩子,纵使妈妈在真理的追求与爱人、爱神的服事上是如此的热切,仍无法满足我心里的这个空洞。

但我知道妈妈深切的爱着爸爸,始终为爸爸信主的事不住地祷告,并在家庭做了许多的努力,如在爸爸喝酒晚归或不回家的常态下,向神祈求学习做个温柔的妻子、在祖父母病榻前无怨无悔并忍耐安静的服侍双亲,以及用神的道管教与悉心照料儿女等。

感谢神的大爱,突然有一天,爸爸跟妈妈说:”我要受洗!”妈妈便欣喜地带着爸爸来教会参加灵恩布道会,并在当期的布道会中领受了宝贵的圣灵,接着就顺理成章地接受大水的洗礼,成为真耶稣教会的信徒。

被爱感化的丈夫

由于信仰的根基尚未稳固,爸爸看见身边一些比他资深的信徒在教会外的行为,与教会内部及牧者的软弱,让他想起之前在天主教与长老教会也曾有这样的情形,而当时内心是相当鄙视的,因为这些人的信仰就是有名无实。因此受洗后不久,爸爸便毅然决然地决定跟神请假!就这样,一连六年都没再踏教会。

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祂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 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 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来十二5-7)。

同时,我们家也渐渐陷入信仰的黑暗期,家中除了妈妈还是热衷的在教会服事,我与弟弟都因相继离家求学而慢慢地远离神。我还记得妈妈有一次跟我说,她连续几年的新春特别聚会都会上台发表感言,就是希望主耶稣带领,能让我们一家人都能一起回到教会。

直到神的管教临到我们家……。记得当时妹妹还在念初中,不明究理地连续几天无法睡觉,不停地胡言乱语,且有幻听、幻觉的状况,扰得全家不得安宁。

后来妈妈去学校找老师会谈,得知妹妹在学校曾与同学一起玩笔仙,因而不平安。在我们极度害怕与恐慌时,妈妈有一次带着我们三个小孩,在半夜一起去教会祷告,但妹妹仍然会看到撒但并感到害怕,而且我们也不好意思一直惊扰教会的管理员与弟兄姐妹,于是便回到家里继续祷告。

只要妹妹看到撒但感到害怕时,妈妈就会带着我们一起在家里祷告,并用她那温暖的双臂环抱着我们,只要一起同心祷告,妹妹便能暂时安歇。如此的经历,让我深深体会”信”与”爱”才是信徒面对灵战的武器,并学习遇到困境时,仰望我们在天上的父神。

爸爸也在那几年遇到一些灵界干扰及生病无法工作的状况,我们一家更是在这后续的十几年中,饱受着因远离神而来的苦难管教,包括创业失败所衍生的债务问题、两间房子陆续遭法拍。

被爱感化的丈夫

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三19)。

爸爸因赌气而跟神请假,虽然自己碰到许多的困难仍咬牙苦撑,但实在不忍看到小女饱受撒但的欺凌而心生悔意。我们家每个成员也因为这次的经历,一同调整对信仰的态度,并深切地悔改。

之后,因为工作、搬家与一些原因,我们决定来到龙潭教会聚会。当时爸爸说他在龙潭教会聚会不会打瞌睡,我们一家人也很喜欢龙潭教会,于是就在此学习服事与发起热心。

事过境迁,爸爸今年70岁了,他回忆过往,他说小时候在山上务农时,曾被神搭救,那时他就相信有神。虽然以前曾在天主教与长老教会,但他知道那不是真实的信仰,从此自称是无神论者。

婚后因长期看到妻子的好行为与好品格,在感念之下决定信主,但是尚未摸到神,直到离开神并受到管教与苦难后,终于体认到神的慈爱与大能,便立志戒除几十年的烟酒瘾,一口气脱离酒友与江湖圈子,决志过敬畏神的生活。渐渐地,神取走了我们的苦难、债务,取而代之的是上尖下流取之不尽的赐福。

现在爸爸最喜欢做的事,是和妈妈同心同行地传福音、报喜信,有时遇到以前的朋友与亲戚,看到爸爸的转变,都直呼:”不可能!”现在的爸爸就是奇妙的见证,而我内心的黑洞也在神的怜悯与恩典下被疗愈与修复。感谢赞美神,荣耀归主,阿们!。

被爱感化的丈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