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从主

跟从主

前言

对一般人而言,跟从,就是跟着走、照着做,看起来并不难,但若是前行的路崎岖、要做的事情不是你喜欢的,你还要继续吗?跟从主,就是跟着主的脚踪行,但跟从看不见的主,这个难度是不是有点高?还是受洗成为基督徒后,就算跟从主了呢?

纯粹喜欢还是努力追求

有的人觉得,我对耶稣、对教会有兴趣,因为教会聚会的气氛不错、诗歌感人,也喜欢与人互动,乐意参加教会活动。而另一种人是立志追求长进、奉献自己来跟从耶稣。

看起来,这两种也许没什么不同,一个是追求自己想要的、喜欢的,把信仰里面我不喜欢的淘汰掉,也就是追求信仰的愉悦感,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一个是作选择时,会思考自己只是对教会、对耶稣有兴趣的人吗?是想在教会的弟兄姐妹身上得着人际关系的满足吗?还是真心要追求信仰,而且会进一步督促、改变自己,成为合乎神心意的人呢?

倘若职务会为了迎合”喜欢气氛”的信徒,就会举办很多让信徒觉得轻松、愉快的活动,而信徒不喜欢的就尽量不安排,这样就变成在讨好信徒。长期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倘若职务会希望信徒的灵程更长进,就会举办圣经研习的相关课程,并且鼓励信徒踊跃参与。

跟从主

请耶稣为我解决问题?

《约翰福音》六章1-15节提到,许多人看见耶稣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就跟随祂。耶稣举目看见许多人来,知道大家都肚子饿了,就吩咐门徒去找食物。腓力说不可能给这么多人吃饱。最后,耶稣用小男孩手中的”五饼二鱼”给五千人吃饱,剩下的收拾起来,还装满了十二个篮子。之后,耶稣就独自退到山上。

行了这些神迹后,众人对耶稣有兴趣,想要找祂。找到后,耶稣对大家说你们找我是为了要吃饱,是要我为你们做事情、解决问题,而不是要付出代价来跟从我(24-26节)。后来那些人就真的离开了,因为发现跟从主,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想想,我们是哪一种呢?我们要的是耶稣?还是要耶稣为我们做事、解决问题呢?

谁是耶稣的真门徒?

到底什么是跟从主?若有人问:”你是耶稣的门徒吗?”你会说:”是啊,我有受洗、安息日有来聚会,我……,当然是耶稣的门徒。”有时候我们太快有答案,就是没有经过思考,答案就出来了。

其实,不是要问:”你有来聚会吗?你家人是基督徒吗?你有读圣经、名字有在教会的电话簿上、有在圣工安排表上?”而是要问我们是否是耶稣的门徒、耶稣的跟随者。

跟从主

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七21)。又有些人可能会提出”证人”──你可以去问传道啊,我有去聚会、我有作圣工……。但,如果耶稣却说我从来不认识你,那该么办?

以此,我们来思考几个问题,1.比较:你看谁没有来聚会,但我有来,所以我是耶稣的门徒;2.透过宗教的生活标准来证明:我有奉献、作圣工,你可以去问负责人。3.家族信仰:你是第一代信徒,我是第四代信徒……。4.对圣经很熟,我看讲道者写第一个字,我就知道他要讲什么。

这些都不是好方法,而家族信仰也不代表你个人的信仰。

1
我是跟耶稣、教会保持距离?或是全心全意地奉献?

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犹太人的官。这人夜里来见耶稣,说:”拉比,我们知道祢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祢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三1-2)。尼哥底母是宗教上被尊重的人,若跟从耶稣,那他在社会地位上会牺牲太大,所以趁夜里没人看到,才来见耶稣。

我们只要”安静”的来跟随,就可以维持生活的舒适圈,只要不必付出代价,我们都乐意跟随。所以,我是全心全意要跟从吗?还是选择我喜欢的来跟从?若是这样,摩西不用冒风险站在法老面前、挪亚不用被邻居嘲笑、但以理不用被丢狮子坑……。我们要知道,信仰是要付出代价的。

夜里来见耶稣后的尼哥底母,他的生命有什么改变吗?或是只要表面相信耶稣而已。

跟从主

耶稣在讲道后,众人议论纷纷,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就想打发差役捉拿祂。最后,差役并没有完成任务,法利赛人就质疑差役是否也受迷惑了!这时,尼哥底母就挺身而出的说:”不先听本人的口供,不知道祂所作的事,难道我们的律法还定祂的罪么?”但在场的人却用怀疑的口吻反问尼哥底母──你也是出于加利利么?意思是说,是和耶稣同伙的吗?(约七44-52)

在当时的会议上,尼哥底母是成员之一,他认识耶稣后,便为主说了几句话。即使没有获得在场的人的认同,但他的勇敢,我们做得到吗?假使我们在会议上,你敢为耶稣说话吗?我想,大部分的人可能会等有人先开口再附和,因为我们会考虑”挺耶稣”的后果,可能被排挤、可能要牺牲更多。

又有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里去见耶稣的,带着没药和沉香约有一百斤前来(约十九39)。这是耶稣被安葬后,尼哥底母拿贵重的没药、沉香来,更重要的是,他没有隐藏对耶稣的情感,因为耶稣的门徒都躲得远远的,但尼哥底母不顾一切,表达对耶稣的爱,显出他是真正的跟随者。

2
我知道耶稣、我认识耶稣

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耶稣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路七36)。西门邀请耶稣到他家,可是他没有亲切的问候,没有为耶稣洗脚,也没准备抹头的油。所以他是知道耶稣,但不认识耶稣。我们常常把知道和认识搞混,什么是知道,就是累积宗教信仰的知识,比如对圣经很熟悉。想想,我跟耶稣亲近吗?有觉得关系很密切吗?

这个事件结束前,耶稣问西门,你看见这女人么?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你没有与我亲嘴;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的用嘴亲我的脚。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路七44-46)。

这两种角色,我们比较像哪一种?像西门,还是有罪的女人?想想,我上次对神毫无保留的付出是什么时候?我上次对耶稣激动流泪是多久以前的事?我是知道耶稣吗?还是认识耶稣?

跟从主

3
我是跟从人的制度,还是真的有跟从到耶稣
2004年有一个奥运选手参加50米步枪比赛,赛前大家都非常看好他。在最后一枪时,他瞄准目标,射中红心,却是零分。为什么?因为射到别人的靶心,不是自己的,所以零分。

有时我们是耶稣的跟从者,我们的信仰表现也很好,但却是零分!因为我们射错目标。如果我们跟从人的制度,没有真的跟从到耶稣,就像法利赛人自己做得很好,也要求别人,但耶稣责备他们,因为外在的表现和内在的生命不同,徒有敬虔的外表(可七6-8)。

有些人觉得自己的信仰很好,那有可能是家族的传承,不是你热切地追求。因为从一出生,长辈就把基督徒的身份交给你,你就让自己长得像基督徒,说话、做事像基督徒,但从没有从心里爱上耶稣。你的信仰只是对家族传统的尊重,不是你热心、心甘情愿地追求,就像撒都该人。

有的像法利赛人,用标准衡量自己和他人,在乎有做到宗教要求的事,像是命中靶心,但却和内心的状态不同。又,有没有可能是你刻意的表现,而不是内心真正的感动。有些人在听道,觉得听到的是在说别人,绝对不是我。刻意的行为做太久,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是真正的自己。

有些人花很多时间研究宗教,却对身边的弟兄姐妹毫无爱心。但信仰的核心是爱,有些人用这种名分,对已经受伤的的人落井下石;当律法比爱还要大的时候,遵守条规比彼此相爱更重要时,我们已经瞄错目标,就算命中红心,还是零分。

跟从主

有位慕道者说几十年前来真教会,后来决定一辈子不来了。因为他上次来的第一天,福音组人员就告诉他说你之前的受洗没用赦罪的功效,他就决定不来了。

福音组人员觉得自己讲得没有错,因为那个人的洗礼本来就不符合圣经。但想想,教会为什么要请你来作圣工,是希望你可以让更多慕道者来亲近教会,可是你这么一讲,却让慕道者心生不满,不再亲近教会。

当一个组织只关心条文、规则,不重视彼此相爱,这个组织就走下坡了。我们看耶稣很多次和法利赛人冲突,因为他们只重视条文规定上所说的,比如在安息日不能医治病人,但耶稣看到的是生病的人,所以怜悯、医治他。

跟从需要回馈?

《撒母耳记下》十七、十九章记载押沙龙背叛大卫,巴西莱勇敢帮助大卫的事迹。大卫住在玛哈念的时候,年高八十的巴西莱就拿食物来供给大卫。大卫感念巴西莱的雪中送炭,就邀他到耶路撒冷养老。

但巴西莱对王说:”我在世的年日还能有多少?还能尝出饮食的滋味、辨别美恶么?还能听男女歌唱的声音么?仆人何必累赘我主我王呢?”他无所求,只想回去老家,以后葬在父母的墓旁(撒下十九32-37)。
在决定跟从主后,你的人生有什么改变吗?你想得到什么?

有一位老板希望即将退休的工人能够再完成人生中最后一栋房子,但这位工人对于这件工程显得不在意,他想,我快退休了,就随便盖吧!经过一段时日,总算交差了,而老板竟然要把那栋房子送给他。他连忙惊吓地说,这房子不能住,因为施工品质不佳……。

有时候我们像这位工人一样,觉得自己比别人了解、熟悉,态度就容易随便。现在我们所做的圣工是要营造一个教会信仰的氛围,以后我们的后代要在这种环境中长大。我们敢随便吗?还是我们会想,随便啦,有做就好?

 

结语

放眼这个环境,大家努力拚经济,可能牺牲时间、健康、亲子关系,甚至是拉开了与耶稣的距离。在追求这些物质时,你有想过,这可能已经损失了自己和家人的信仰?在跟从主的路上,我们必须不断的反思耶稣为我死,值得吗?我现在作圣工的态度,真的值得耶稣为我死吗?我想要追求的事,值得耶稣为我死吗?但愿我们都能被神的爱激励,用着一颗感念的心,为主而活,也为主而死。

跟从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