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将生命之光设置为手机桌面标签的方法(推荐)

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路得记》是整本圣经中很特别的一卷书。

首先,它以女性的名字作为书名。另一本以女性命名的书是《以斯帖记》,但以斯帖是犹太人,位居皇后高位,而路得仅仅是一名摩押寡妇,连犹太人都算不上,而且摩押人自以色列百姓进迦南地之前的什亭事件,因引诱百姓行淫犯罪就与犹太人世代为仇。这是整本《圣经》中唯──卷以非男性、非犹太人为主角的书卷。

其次,摩押女子路得和《路得记》一书在犹太人中的地位非常高。路得是犹太人最伟大的王──大卫的先祖;《路得记》在希伯来《圣经》中列在诗歌智慧书之后的圣卷(Hagiographa),是犹太人每年在重要的节期五旬节中要诵读的篇章。这在中国就像是每逢清明、端午节都必提起的介之推和屈原。

第三点,神在《路得记》中是隐蔽的。这在旧约书卷中非常罕见──很少有书卷中听不到神的声音、看不到神的奇迹。对于极重视神迹的犹太人来说,收录这一部貌似缺失了神迹奇事的书卷意义为何?

除了这些特别之处,考虑到《路得记》的成书年代以及故事所设定的年代,还有两个神奇的地方:

《路得记》作者和写作年代不可考,有部分犹太学者认为是先知撒母耳在建国早期所著,但今天大多数的学者不认可这个说法。现代比较流行的观点是《路得记》最终成书并收录在旧约典籍于犹大国沦陷之后、建立第二圣殿期间。

这样的话,问题来了:读过《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我们会发现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人,经历了亡国和整个民族四分五裂,对他们来说,恢复民族的纯洁性、血脉的正统性乃是当务之急,譬如文士以斯拉就痛斥以色列人娶外族女子、勒令他们离婚,连和外族女子生的小孩也不能要。可是《路得记》讲的是摩押女子和犹大男子结合的故事,为何会在这一时期被收录了进来?

第二个神奇之处在于:路得所处的年代——士师时代,是一个邪恶淫乱的时期,社会上充斥各种奸杀盗行,人们恣意而为、不敬畏神。为何路得的故事如此清新脱俗、俨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作者想要表达什么?让我们来细细研究本卷记载的历史故事中所要传达的核心讯息。

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混沌中的转捩点

《路得记》开篇即说明时代背景在”士师秉政的时候”。

“士师”是什么人呢?他们相当于在以色列还没有王的时候,由神为以色列拣选的一些临时的领袖。士师年代长达三百多年,是一个极其邪恶淫乱的年代;以色列百姓在谨守神的话一事上非常糟糕。

读《士师记》,我们看到那个年代的以色列人各种自相残杀、自立偶像、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整本《士师记》的主旋律就是:”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任意而行,不以神为王!那是一句很重的话了,在书中重复了两次。

路得的故事就发生在那样一个年代。然而奇妙的是,《路得记》读下来,我们会觉得这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故事。这个世界的人不行诡诈,以恩慈彼此相待,规规矩矩地实践美德。

《士师记》中以色列人所行的恶,在《路得记》中得到了翻转。

《士师记》中以色列人在摩西律法上失败得一塌糊涂,但在《路得记》中我们看到对摩西律法的完美体现。

《士师记》的结尾,以色列人几乎失去了一个支派,而且照他们那个样子下去,估计在迦南地也维持不了多久,灭族是迟早的事。然而在《路得记》中,故事的高潮是生命的延续,以大卫王的族谱结束。以色列人不仅存活了,还将迎来辉煌的大卫王朝!

《路得记》是以色列民族命运的转折点。

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1.誓约

《路得记》的故事始于逃难。犹大伯利恒人拿俄米和他的丈夫并两个儿子因为饥荒逃难到摩押地居住,这一住就是十年。两个儿子娶了摩押的女子为妻,俄珥巴和路得。

离乡背井的日子并不好过,十年后,拿俄米的丈夫和儿子都死了。拿俄米听到犹大的饥荒过去了,就打算回家。那两个摩押儿媳怎么办呢?故事就这样在三个孤苦伶仃的寡妇中间展开了。

拿俄米对两个儿妇说:”你们各人回娘家去吧。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愿耶和华使你们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于是拿俄米与她们亲嘴,她们就放声而哭,说:”不然,我们必与你一同回你本国去。”

拿俄米说:”我女儿们那,回去吧!为何要跟我去呢?我还能生子做你们的丈夫吗?我女儿们那,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不嫁别人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因为耶和华伸手攻击我。”

两个儿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得一8-14)。

拿俄米劝说两摩押女子不要跟着她回犹大。这合理吗?她难道不担心一个人回去怎么生活?她已年纪老迈,不能结婚,又无子嗣,不希望有人照顾她后半生?她有体力每天去捡麦穗吗?如果生病了怎么办?一个年老无儿无女的寡妇,无论如何也需要人照顾,不是吗?

然而拿俄米坚持一个人回去。这基本上就是宣告对生活不抱期望了,她已经认定自己身处绝境。而加深这绝境的是”耶和华伸手攻击”(连神都攻击我、连神都向我掩面不看、连神都不再怜悯),这是她最深的绝望。此时回犹大是落叶归根、尸骨还乡的意思。

俄珥巴和路得当然知道婆婆的处境,也当然知道这一别便是永别,因此拿俄米打发她们离去的时候她们都哭了,也都提议要和婆婆一同回去。

但拿俄米接下来的话更加合情合理,因为摩押女子和她回去的代价极大,不仅再婚的希望很小,还因为摩押人是以色列人的敌人,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也并非不可预见(好比一个基督徒跟着穆斯林婆婆回到已经被 ISIS 占据的家乡)。

还记得《士师记》最后一个故事(基比亚事件)吗?即便都是犹太人,一个不同支派的人都可能遭遇如此可怕的事,更何况以色列人的宿敌摩押人?因此俄珥巴最终选择回家。这无可厚非,在生死关头,选择保全自己、为自己的福利做打算,这本是人之常情,没有人可以指责她。

只不过,这样做,她所求的——自己的福利——她已经得到;那么也就不要再指望领取额外的祝福了。路得她选择放弃自己的福利。

拿俄米说:”看哪,你嫂子已经回她本国和她所拜的神那里去了,你也跟着你嫂子回去吧!”路得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于我!”

拿俄米见路得定意要跟随自己去,就不再劝她了(得一15-18)。

路得放弃的是所有──她的国、她的民、她的神、她熟悉的生活方式、她再婚生育的机会,甚至她的性命,没有一丝保留。她发咒起誓:我若离开你就甘受神罚。

当路得这么说的时候,拿俄米就沉默了(She said no more),无法不沉默。这样甘受神罚的爱,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

一千多年后,还有一人为了自己的同胞说了类似的话:”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3)。那人是保罗。

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2.机关

二人回到犹大,”正好”是收割大麦的时候。”正巧”这个词在接下来的故事中开始不断出现。拿俄米和路得对待彼此,特别是路得为拿俄米所做的事,似乎在无形中转动了一个机关,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在接下来的情节里,一双看不见的手开始一步步引导着故事里的人,做出一个个改变命运的决定,一如在《以斯帖记》里当以斯帖决心冒生命危险去见王之后,一连串的凑巧随之发生。路得”恰巧”来到了波阿斯的田里捡麦穗;波阿斯”刚好”从伯利恒回来,”巧遇”走在田里的路得。

波阿斯对路得说:”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哪块田收割,你就跟着她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

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祂的赏赐。”

路得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他们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她吃饱了,还有余剩的。她起来又拾取麦穗。

波阿斯吩咐仆人说:”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麦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在地下任她拾取,不可叱吓她”(得二8-16)。

波阿斯对路得的所言所行便是神传给摩西的律法书《妥拉》(Torah)中的条律:

“在你们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尽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遗落的。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利十九9-10)。

“不可欺压你的邻舍,也不可抢夺他的物。雇工人的工价,不可在你那里过夜,留到早晨。不可咒骂聋子,也不可将绊脚石放在瞎子面前,只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华”(利十九13-14)。

“你们施行审判,不可行不义;不可偏护穷人,也不可重看有势力的人,只要按着公义审判你的邻舍。不可在民中往来搬弄是非,也不可与邻舍为敌,置之于死。我是耶和华”(利十九15-16)。

“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总要指摘你的邻舍,免得因他担罪。不可报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国的子民,却要爱人如己。我是耶和华”(利十九17-18)。

“不可辱没你的女儿,使她为娼妓,恐怕地上的人专向淫乱,地就满了大恶。你们要守我的安息日,敬我的圣所。我是耶和华”(利十九29-30)。

“若有外人在你们国中和你同居,就不可欺负他。和你们同居的外人,你们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样,并要爱他如己,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利十九33-34)。

“你的弟兄在你那里若渐渐贫穷,手中缺乏,你就要帮补他,使他与你同住,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样。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只要敬畏你的神,使你的弟兄与你同住。你借钱给他,不可向他取利;借粮给他,也不可向他多要”(利二五35-37)。

如果说《士师记》是以色列人对神律法的亵慢,那么《路得记》的波阿斯是完全了这律法。

(待续)

路得记——圣经中特别的一卷(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