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主耶稣在《路加福音》第十六章讲了一个不义管家的比喻,主人称赞这个拿他托付的钱财去做大好人的管家聪明,懂得在快被炒鱿鱼的艰困处境下为自己谋后路。

主耶稣引用这个比喻作教材: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我又告诉你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路十六8-12)

小事忠心,大事上也忠心;小事上不义,大事上也不义,自不待言。但原本很清楚的观念,怎么主耶稣会用这么奇怪的比喻来说明?为何这个不义的管家会被称赞“聪明”?为何要在不义的钱财上忠心?人性不都是会对自己的东西比较在意,怎么说要先忠于别人之物才能得到自己的东西呢?更不解的是,连光明之子都被比下去,还被教导要跟这种“不忠不义”的坏管家学习?

好吧,既然大事小事之分际看似好懂,那么我们先来看看这个主所肯定的“聪明”之资到底跟忠心有何相关?

今世之子与主耶稣的“忠心”标准

中文翻译为“聪明”的这个字(希腊文φρόνιμος,读音Phronimos,英文为Shrewd),一般指的是精明能干,通常用这个字来形容一个人时,以中文文化作思维者,会觉得入不了“大中至正”这种正气凛然的格局,好似有巧取之意。也的确,这个管家的行径当真是旁门左道。

圣经里旧约用这个字(希伯来文ע ר רּם `读音aruwm,英文Shrewd)形容蛇“狡猾”(创三1),但是在《箴言》里也用同一个字劝人要会悟“灵明”(箴八5)。新约里,主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希腊文φρόνιμος,读音Phronimos,英文Shrewd),驯良像鸽子”(太十16)。从这里我们可以再一次看到,主希望他的工人在做工出入狼群环伺险恶的处境时,能够有像蛇一样灵巧的特性;与《路加福音》十六章第8节主所形容这个管家”聪明”是完全同样的一个字。

所以,再来重新看看Shrewd的正解:prudent(谨慎)、crafty(狡黠、滑头)、subtill(细微),其中含有冷静、细查幽微、应变的特质,配合上主所强调“险峻的环境”设定,可以如此理解:临危不乱,能够突破重围的能力是主认定工人能否“尽忠”的审查标准之一!

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圣经里强调光明之子”必须光明坦荡(弗五8),是就说是(太五37),直接了当。这些素质是维护、实践真理的根本要件;朴实耿介者常常相对应有这些好品行。话说Shrewd若是指着谨慎、善于观察”等当然是优点,但这个crafty(狡黠、滑头)嘛就比较难让人认同,是吧。只是,在困难重重的状况下,若是有老成沉稳的应变力与沉着的机智力设法全身而退、趋福避难,能够化险为夷,甚至是扭转乾坤,大家应该都会拍手叫好吧!灵修上,光明之子”追求成圣”是去芜存菁的淬炼,而圣工上的精明忠心则是属灵智慧与老练的结合,两者是可以并存的。

我们的主期望祂的工人心里纯正、驯良如羊儿与鸽子,但进入这个邪恶弯曲悖谬的世界中作主的工,还必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干练、机智,极尽一切所能,如此才能忠心完成主所交代的任务。

今世之子往往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也许自认为光明之子者不屑与之为伍,但我们留意到在这个比喻之后主马上说:“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everyone is pressing into it)”。《马太福音》也有同样类似的记载:“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the violent take it by force),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十一12)。

英文说得很白,take it by force,这种努力法可不是try so hard尽力而为罢了。看过像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这类惊险万分电影的,一定很熟悉主角在门快关了那个紧要关头一闪而入,或是整个人趴下,或匍匐前进,想方设法也要挤进去的那些镜头。要进天国,要对神尽忠,就要做到这个分儿上! 

好,先把这个比喻中疑云重重“尽忠”的定义说清楚了,我们再来看看主耶稣对“大”、“小”事的看法。

主眼中的大、小事与人眼中的大、小事有何不同?

主在圣经中多次翻转世上大小的定义。例如:“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二三11-12)、“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二五40)。

《路加福音》第十六章中,主论不义的管家,拿他在走投无路的景况下,还能用主人的债权为自己铺路做为在“小事上忠心”的例子。不义之人懂得用他人(财主)托管之物(不义的钱财)来为自己将来的出路打算,这等事迹在主的眼中“事小”啦!怎么会呢?掏空主人财库还算事小?主耶稣甚至还谆谆告诫门徒,要好好跟着学: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我又告诉你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路十六11、9)。

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再一次一头雾水,是不?读经不能强解,这两节要与下文“拉撒路与财主”的比喻一起看。那个财主遇到在家门前行乞的拉撒路,可曾用他的财物善待这个可怜人呢?他死后的去处显然并非永存的帐幕;世上的钱财(玛门)原本都不能称为义,相对之下,如果能以此为工具拿来行善却可换来永生。那么,今生的财物与永生的帐幕,那桩算大事那桩算小事?够清楚了呗!主耶稣不是当“掏空”这种举动不要紧,而是在强调今生与永生的比重不同:

“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

工人若在今生被托管的事上不会盘算,那么又如何能祈愿神将属于你们自己的生命赏赐给你们呢?

紧接在此比喻之后,主指出法利赛人贪爱钱财(money lover),然后再讲论拉撒路与财主的生前与身后事。穿插其中教导说,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事奉玛门(钱财)或事奉神相对照,何事为大、何事为小事,已经非常明暸——举凡是世上的事皆为小,举凡天上的事皆为大!

人类经常用金额大小来界定事大事小,但主并非如此认定。同样管钱的比喻,《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与《路加福音》第十九章里面,主也曾用来说明“按才干受责任”。只是不管仆人银子拿多拿少(恩赐多寡),甚至赚多赚少,到头来,主人只会界定仆人忠心或不忠心,拿一锭赚了十锭银子的依然被当作是“小事”!!

“头一个上来,说:主啊,祢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十锭。主人说:‘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路十九16-17)。

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既然如此,有人可能会想,那么我拿一锭银子赚一锭就好,也算忠心哪,干嘛那么累?嗯,凡事甘心乐意就会被记念,但是别忘了,“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有的也要夺过来”(路十九26)。有人愿意一赚十,有人一赚了一,就打烊回家休息。该如何赏赐,主人心里有数。当然有人愿意一赚十,但能力所限就只能一赚一,主人心理也是透亮的。

光明之子精明与否?

主人心里透亮,那做仆人的呢,在教会中我们看待大事与小事的眼光是否与神一致呢?教会里常见有意无意把事工或是恩赐大约分为三类:

1.人前人后式(台上台下):台上大事,台下小事

这种以曝光率来区隔大小事的方式,直接反映人性,也经常被提出来勉励,以正视听。灵性好一点的,非常不以为然,服事神怎么能以世俗的角度去评比呢?因此就有了第二类与第三类。

2.平头式:把所有的事工都说成一样

用意甚好,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比谁强,老信徒都能侃侃而谈。当然,教会以基督为房角石,肢体之间彼此联合才能建立神的灵宫,每个肢体的重要性是一样的。不过,圣灵是一位,但恩赐原有分别(林前十二4)。把所有的事工都说成一样,是一种表面上的说词,是否在教会整体属灵素质的提升上切中要点了呢?

3.压抑式:视台前的各种恩赐为自我表现

举个例子,讲道讲得好,鲜少听到负评,但独唱献诗,则较容易有类似质疑为个人表演的回响。讲道感动人来自神,献诗感人自然一样。献诗者可能炫技,求荣耀自己;讲道者也可能将讲台当舞台。台前的服事容易被看见,也容易扎人眼睛,台下的服事虽不那么耀眼,为了争口气较劲的,求的不也是自我表现?

光明之子虽希望能与今世之子有所分别,但若不能把主所教导我们“大”、“小”翻转的教训仔细思量,那么以上三类思维便会不断地影响着我们在圣工服事上的态度。试问自己,我们看得万分要紧的事工,主看是为“小事”,那么我们还会尽忠吗?我们完全看不起眼的事工,主说,这虽也是“小事”,但你有尽忠吗?我们把心思放在事工分大小,或是用平头式,压抑式来看待服事,里头是否有着不平、争竞、嫉妒,或为了争个人光彩心中起伏的念头呢?想想我们的答案!我们呀,以光明之子自居的人在主眼中是否真够精明呢?

忠心对神不对人

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林前十二18、29-30)

每个人领受的才干不同,事实上,领受的才干也有多寡(太二十五章;路十九章)。但起跑点是相同的,都是圣灵按着教会的需要而赏赐。才干不同,不仅如此,可能有些人同时拥有较多种的才干。我们或许会有那么一些些困难去承认,但这是事实。

真正在灵修上下工夫的人,不会在乎今天讲道,明天扫厕所;会在意的人,不管如何,还是觉得能上讲台更风光有面子。任何恩赐都有可能让自夸的人进入试探,唯独心中尊神为大者,不是靠知识、技巧乃是用生命在宣扬神的作为。如果教会中能有更多像但以理、约瑟这样不仅聪明才智兼具,而且有神的灵同在的人来为主尽忠,是教会之福!何苦劳神去贬抑?

光明之子比不上今世之子?——谈在小事上忠心

只要我们能够忠心,主并不会看轻我们,祂对尽忠领五千的以及尽忠领两千的称许是完全一样的!他人领五千得忙的要死才能交差,我们领得少些,交差之后还能够多点清闲,羡慕吗?何不为他们祷告?那么主人可能还会再增添我们领受更多的恩赐。

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三十15),看待圣工能够平静安稳,认清自己的恩赐,才能从上头得到力量。不贬抑恩赐多者或是台前服事者;不恐慌恩赐太少不被重视,也不因恩赐多而怕被批评;不自高自大,不妄自菲薄,单单仰望神,专心一意地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便是。只是,常常想要尽忠事主却屡屡受挫吗?

“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林前四2-3)。保罗视这些在服事过程中的挫折也都是”极小的事”,他深深看得明白,孰事为大,孰事为小啊,的确够精明!当然,若可行,在同工时,我们当尽力互相帮补,以求互相造就。

“我们坚固的人应该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不求自己的喜悦。我们各人务要叫邻舍喜悦,使他得益处,建立德行。因为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悦,……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但愿赐忍耐、安慰的神叫你们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稣”(罗十五1-5)。

结语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祢的名传道,奉祢的名赶鬼,奉祢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1-23)

这算是圣经中让人觉得最悲惨的一段经节之一了。有多少人希望能够有行异能与赶鬼的恩赐,嘿,何等超级无敌的“大事”呀,结果呢,自觉风风光光一生,准备进神的国好好被夸赞,承受无比的荣耀,没想到却被主斥责不打紧,居然还要被赶出去!神的旨意是什么呢?如何遵守呢?做工与结果子向来相辅相成,本文在此不赘述。与下面这一段经节对照,我们就知道,弄清楚主所说”小事(或不多的事)上忠心”的意义有多么地重要了(再次来复习一下,更正观念,好跟神的看法一致):领了五千赚五千进来,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二五21)。领了两千赚两千的进来,主人又再一次说了完全同样的话!

行文至此,自觉汗颜。笔者虽然不是那个领了一千埋进土里的,大概也只闲散地赚个五百而已。

我有个忘年之交,年距近三十,我俩居住地相距甚远,偶尔通电话彼此问安。几年来聊天当中无意说起她用车子载到教会的慕道友,哪个受洗了……。心里头每每受到极大的感动。这位老姐妹很能干,年轻时,讲课、圣乐、炊事做了很多,暮年之后,持续用开车这个恩赐(这真的是恩赐喔,方向感差的人绝对会同意的),年逾八十持续带领人来信主。像迦勒一样老当益壮,一头银发依然尽忠事主不逾的好榜样,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

家父今年也八十四了,自年少起从翻译、司琴、讲员、讲道、教会负责人,学习服事神,用他受损的耳力,仅存的视力尽力而为,至今仍用薄弱的余光拿着放大镜,默默地做文字事奉。高龄至此,才开始学着用电脑打字,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在他的网络上传福音。近年来,他常常表示感受到”时间”上的急迫性,我们虽担心他的视力将会更快速的恶化,但看他用仅仅有的那么一点能力来为主尽忠,不恃老迈默默作主的仆人。典型在夙昔,青壮年者又能有何托辞呢?!

今生一切能服事神的各类事工与主将来要托管我们永生的王权相较,在神看全都属”小事”,但尽不尽忠乃是主衡量我们配不配与主人同享天国之乐的唯一标准。愿我们急起直追,更精明地思想当如何为自己永生的住处做打算,不把精力时间放在比较、争竞上彼此惹气,将来俱各按自己所领受的蒙主称许,入主的筵席,互相欣然道贺恭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