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亲爱的神仆,你好吗?

你空空的目光随意飘移,避免与任何人交会。你说,找不到在这里的热情与喜乐了,一切都变成任务与义务。没有什么意义,没有努力的动力,一切淡而无味。现在的你只觉得累,甚至觉得连把嘴角上扬的力气都没有。把情感抽离,心如死水,静止休眠。
 
亲爱的神仆,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这里所发生的生命力凋零与自我边缘化,是因为什么,又为了什么?
 
让我们来说说以利亚的故事。
 

以利亚对神的信心之坚定是毋庸置疑的。在面对逐渐干涸的基立溪时(王上十七7),他不曾怀疑神当初为何要他到这里、现在神的供应又为何会短缺。到了撒勒法,他不寻找看似能力许可的寡妇,而是在遇见第一个寡妇时,就认定是神的预备(王上十七8-16)。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当寡妇之子病逝,他用空前的信心迫切代祷,结果成就了圣经中首件死人复活的神迹,更使自己得到被神差遣与神赐权柄的明证(王上十七24)。

在迦密山顶,他因信为神发愤恨,对心持两意的百姓与异教先知提出挑战(王上十八20-40),又因信神的应许,七度吩咐仆人观测万里晴空的天色,每一次都毫无怀疑地相信大雨必降临,无所畏惧(王上十八41-46)。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恩雨轰然大降后的片刻,以利亚惊见,这些原本俯伏在地、高呼“耶和华是神、耶和华是神”并一窝蜂拿住巴力先知的众民,不仅未能顺势处理耶洗别,反而不到半晌就回头听耶洗别的号令,彷佛刚才的大彻大悟不过是出肥皂剧。

太荒谬的背叛,击溃以利亚钢铁般的信心。他挫败地发现,原来即便这么大的神迹,也无法改变人性的顽梗。孤臣无力可回天,罢了,不如归去来兮。

 
罗腾树下,曾经斗志高昂的以利亚,颓然坐下,向神求死。心如死水,静止休眠。(王上十九3-5)
 
何烈山上,烈风地震、火焰赫赫,神不在其间。忽闻火后有微小声音,那是主的关切(王上十九9-13)。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王上十九9、13)
 
面对神,以利亚绝对是有信心的。

只是,一份健康的事奉所需具备的,并不只有对神的信心。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让我们暂且跳脱以利亚绝望的视角,随着神的提问回想,在以利亚各段经历中,神已试图调整他哪些灵性上的偏颇?神又期待我们从中明白何种事奉的真义?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当先知在高处──失当的角色期待

以利亚的性格特征,从他在迦密山顶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以及两度坐在山顶不服五十夫长命令(王下一9-12),都可看出其强势倨傲的端倪。他似乎惯用一种上对下的姿态来进行沟通:包括对亚哈王的责备、对寡妇的命令,以及对以色列民那充满戏剧张力的指挥(王上十八21、32-35)。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然而,先知并不是君王,并不被设定为一种站在高处发命令的角色;自古以来,先知都是为神国神义而被藐视、被厌弃,乃至被杀害的仆人(太二三37),正如人子耶稣的经历:
 
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赛五三3)。
 
故此,保罗描述,神的用人必须有准备被轻贱、被咒骂的自觉:
 
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并且劳苦,亲手做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1-13)。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让我们回到以利亚求死的情绪困境里。当以利亚对于已行出大神迹的自己,竟遭到背叛,甚至将被追杀、被唾弃,感到近乎崩溃的不敢置信时,其实他可以回想,神既安排他接受不洁净的动物(乌鸦)与人(未受割礼的外邦人)的供养,岂不是刻意让他落在卑贱的处境中,好破碎他过强的自尊心?
 
亲爱的神仆,你是否也因为准备不足的被杀意识,而在事奉中感到错愕、不平,甚至重伤、崩溃?使徒时代的信徒,在社会的集体霸凌中,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五41);他们并不是没有自尊心,而是看见自己的受辱,存在一个更高的价值与意义。倘若你的降卑,其实是事奉的一环,那么在低谷中求死的你,何不转念感谢神引导你走下高台?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二.当事奉忽略爱──失准的工作重心

耶和华啊,罢了!求祢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王上十九4)。
 
罗腾树下的以利亚,向神吐露求死的念头与理由,其实隐含着”为什么我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还是没用”的讯息。这其实显示他对服事本质的误解,与对服事成效的误判。

服事,并不是做事,并不是像投钱到贩卖机里那样简单的交换活动──投入零钱,掉出饮料;投入时间,获得成效。服事,其实是一种用无尽的爱建造彼此、挽回灵魂的舍命,而这未必会与所投入的忍耐与恩慈成正比,其果效也不见得立竿见影,或可从外显特征来量度。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从以利亚在迦密山顶的祷告词,即可一窥他对事奉本质与成效的认知失准。当他说:“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啊,求祢今日使人知道祢是以色列的神,也知道我是祢的仆人,又是奉祢的命行这一切事。耶和华啊,求祢应允我,应允我!使这民知道祢──耶和华是神,又知道是祢叫这民的心回转”(王上十八36-37)。

这显示,他期待人”今日”立马就认识神与以利亚的权柄来源,并且心思意念立即”被神回转”。
 
但事实上,神赐给人自由意志,使人甘愿选择爱祂。祂不过度介入、不讲求效率,如两个儿子的比喻中的父亲,被动等候浪子回转(路十五20),又如无声等候的良人,耐心让佳偶自己情愿醒来(歌二7,三5,八4)。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微声呼唤、用爱得胜,使人自己认罪伏在主恩典的脚前寻求救赎,这是先知信息的目标与手段。
 
另一方面,当以利亚期待一次戏剧性的感动,就能完成戏剧性的大逆转,其实也隐含他想跳过长期牧养转变的过程。固然达成一时感动是容易的,例如一场震撼人心的讲道、一次跋山涉水的探访,或一份特意设计的惊喜,会令受关怀者相当感动,但要真正发生生命的改变,或生活模式的调整,还是要落实在持续的陪伴、关怀与深入沟通中,而这远比一次性、梭哈式的付出更不容易。

事实上,长期放在肩头承担的牧养、戴在心上为戳记的关怀,正是牧者或守望者被设立的原因(结三三、三四章)。而如今,一次大逆转失败对神仆带来的重大挫败感,是否可能隐含了神仆期待获得高性价比的回馈,而并未做好带着爱人的心肠投入牧养的准备?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先知即便能叫火从天而降,又能祷告叫雨落下,若在他的服事中忽略了作为核心动力的爱,一切的事奉都算不得什么: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林前十三1-2)。
 
故此,神叫接待以利亚的寡妇之子病逝,挑战了以利亚事奉中的爱心投入:他能否为未受割礼且是头号敌人耶洗别之故乡的人民祈求?他为这不洁且非亲非故之人的代祷能恳切到何种程度?结果当时以利亚亲手怀抱起这孩子,放在自己的睡床上,又为这孩子两度向神大声喊叫(cried to the Lord),甚至三次全身趴在这孩子身上,用爱的接纳超越了洁净或不洁净的理性评估。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今天,求死的以利亚是否能再次回顾这段历程,反思自己在后来的事奉中爱人的程度?而亲爱的神仆,你又曾经如何贴近神爱人的胸怀?那或许是能医治你今日挫败感的着力点。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三.当剩下我一人──失真的自我定位

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王上十九10)。
 
这段话,以利亚一字不漏地向神重复了两次。如果再加上以利亚对众民说的话:“作耶和华先知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巴力的先知却有四百五十个人”(王上十八22)。那么,以利亚那“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孤独的英雄”之感受,可说相当强烈。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然而,以利亚忽略了一件事。当神要以利亚向亚哈现身时,其实神大可以让以利亚直接遇见亚哈,但神却是让以利亚遇到俄巴底亚(王上十八7)。

神的目的,其实就是要让以利亚从俄巴底亚得知,还有其他敬畏神的人与先知们被隐藏(王上十八12下-13),并且他们也与他获得类似的恩典,都得着水与饼的供养(王上十八4)。正如神对以利亚在何烈山上的回应:
 
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十九18)。
 
亲爱的神仆,今日你在事奉中被孤独感啃噬吗?你为自己身为时代最后一位先知感到悲怆吗?要小心,这样的感受并不是从神来的;在神国里,“孤独的英雄”从来不存在。神的工作永远不会只剩某一人孤独地在做,也绝对不会非要哪个英雄来做不可。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任何领域、任何时代,神的仆人总是可被替换、被接续的,正如摩西死了,约书亚要起来(书一1-2);以利亚之后,以利沙要继续作先知(王上十九16)。尽管神看重每位仆人的价值,但仆人莫把自己看得过于所当看的,而要看得合乎中道(罗十二3)。故此,神差以利亚去膏以利沙,作为祂对以利亚”孤独的英雄”这个失真的自我定位的回应。
 
而你,是否愿从自顾自怜的山洞中转眼仰望,看见多如云彩般包围我们的见证人的安慰,也看见神国里灯火接续不断的盼望?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以利亚仗着神所赏赐的饮食之力,走了四十昼夜,从求死的罗腾树,走到了何烈山。何烈山,一方面那曾是硬着颈项的选民拜金牛犊之地(出三二~三三章;诗一○六19),正如以利亚所面对的背弃神的以色列民;

另一方面,那也是选民与神立约、领受十诫与律法的所在(申四章,十八章;代下五10;玛四4),因而以利亚能在此再思神的话语。但对先知而言,其实何烈山更是摩西初次遇见神的蒙召之处(出三1),那是他可以重回事奉的原点,检视作仆人的初心之地。
 
在何烈山,神再度与人相会。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可知道,服事并不是只要有信心就好。
 
亲爱的神仆,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这里所发生的生命力凋零与自我边缘化,是因为什么,又为了什么?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