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灵恩会结束了,我又没求到圣灵,这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眼看周遭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都领受了圣灵,
就好像玩传接球般,
一个传一个,一个又传一个;
然而,我却始终接不到球。

我不禁想着,神是不是不爱我,
还是神就是要给我难堪?
每当传道在台上讲着
“还没得圣灵的先出来跪在第一排”,
我真的觉得好丢脸,好像全世界都在笑话我。

“都这么多年了?还求不到圣灵,太逊色了吧!哈哈哈哈哈……”

“到时候,爸爸、妈妈、哥哥,
还有你的好朋友们都进天国了,
就剩你在地狱啦!哇哈哈哈哈……。”

“啊……”我大叫了一声,冲出教会。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
就跟我的心情一样,糟透了。
哗啦哗啦哗啦,
雨滴重重地打在我的脸颊,好痛!
这时我的眼泪也开始溃堤,
好难受、好委屈。
我对着天空大喊:
“主啊!祢到底在哪里?祢为甚么要与我作对呢?”、
“我再也不想祷告,也不要去教会了!”

轰隆轰隆!轰隆隆,轰隆隆!

咦?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在一座森林里,
而且刚刚不是还下着大雨吗?
等等,这是甚么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哭耶!
顺着声音,我慢慢地前进,
随着距离的推近,这哭声哭得好凄厉,
声音大到彷佛可以穿透耳膜。
到底是谁啊?还有她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一棵大树的旁边,有一座宏伟的官邸,
门边站着两位衣冠楚楚的卫兵,
眼神凶悍,姿态威武,
而城门前有一位寡妇,
衣衫破旧,神情哀戚,
跪在卫兵的脚旁,用力敲打着那坚固的城门。
她喊破了她的喉咙,
用她那撕裂的嗓音求里面的人为她开门,
好让她伸冤。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那位寡妇始终没有放弃,
一直求,一直求,里面的人却一声不吭。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正当我要走到寡妇跟前时,城门终于打开了。
一位身穿华服的人走了出来,说道:
“看妳这样不吃不喝吵了我七天七夜,
吵得我也烦了,好啦!
妳说妳要甚么,我都给妳。”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七天七夜不吃不喝?
就为了求那个傲慢的老头见妳一面?”
我张大了嘴,惊恐地问道。

寡妇回应:
“虽然他做尽各样坏事,欺压百姓,
但他还是掌管了大权啊!
我的丈夫死了,在生活中又遇到各样患难与不平,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替自己伸冤,
就算要我拼上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小弟弟你呢?你为何来到这座森林呢?”

我回答:“主耶稣都不听我的祷告,
明明知道我是这么想要圣灵,但祂就是不赐给我。”

寡妇想了一下,说道:
“虽然我不认识你所说的耶稣,但祂平常对你好吗?”

我歪着头回应:
“倒是不差啦!祂赐我拥有一个幸福且美满的家庭、
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有还有……。”

“所以,你还有甚么可埋怨的?”
寡妇打断了我的话。

顿时,我哑口无言。

寡妇继续说:
“既然你的神是那样慈爱又眷顾人的神,
那你有甚么理由不相信祂呢?
再说,就连那不义的官都愿意出面妥协我的请求,
更何况是那最疼你的主耶稣。”
对啊!祂可是最爱我的主耶稣耶,怎么可能将我抛下。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轰隆轰隆!哗啦哗啦哗啦!

一滴、两滴、三滴,
雨水继续地浇在我的头顶,
我像是从睡梦中被点醒般,
心中原有的怒气已全然放下。
我回头直奔教会,冲进会堂,
不顾旁人的眼光,
拿着跪垫走到了讲台的第一排跪下,
开始大声念着:
“奉主耶稣圣名祷告,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
祷告了半饷,
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胸口也热热的,
彷佛主耶稣张开祂的双臂拥抱我、安慰我。
传道听到了我的祷告声,
也上前来帮我按手祷告。

“叮!”祷告结束了。
传道对着我说:“恭喜你!你得到圣灵了。”

霎时间,我还没有回过神来。
“得圣灵?您说我得到圣灵了吗?”

“对啊,你刚刚的祷告已经感动了主耶稣,
所以祂亲自把这个最宝贵的礼物──圣灵,送给你了。”

听完传道的话,我又惊又喜!
兴奋之余,脑中突然浮现寡妇当时说的话,
才发现主耶稣真的好爱好爱我,
而且我终于体会到神了。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从那时起,只要有任何能作见证的机会,
我总是自告奋勇地上台,
因为我除了想感谢主耶稣的恩典之外,
更想藉此机会勉励那些和我从前一样软弱、无助的人。
我要告诉他们:
“只要你凭着信心、情词迫切地向神求,你要甚么,
那无所不能的神一定都会将最好的赐予你。”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文中图片来源网络

投稿信箱:tjcsmzg@qq.com

来稿烦请附上联系电话

生命之光

The Light of Life

迷宫森林──遇见奉献伸冤的寡妇

温暖·平静·丰盛

每晚八点,不见不散